首页 > 信息公开 工作动态 > 非洲的出路:农业发展

非洲的出路:农业发展

时间:2018-09-21      浏览次数:        来源: 中小企业局       字号:[ ]

根据世界银行对2018年经济增长前景的展望,全球5个经济增长最快的国家中有4个在非洲。最近十多年,撒哈拉以南非洲经历了相对高速的经济发展。但是,经济增长却没有能够转化成为其缓解贫困的动力。1981年至2015年,撒哈拉以南非洲贫困发生率仅从51.5%下降到41%。实际上,非洲减贫的关键是农业的增长,因为非洲国家的人口主要是生活在农村地区,农村地区人口的主要收入主要来源是农业生产。农业发展的落后不仅成为减贫的阻碍,也是非洲推进工业化的障碍。那么,非洲农业在全球处于什么位置?非洲农业发展的问题在哪儿?非洲农业发展的出路在哪里呢?
一、非洲农产品贸易与全球农业的资本化
近十年来,非洲农产品贸易经历了先增后降。据联合国Comtrade统计的非洲农产品贸易额由2007年的768.1亿美元增至2011年的历史峰值1405.3亿美元,年均增长16.3%;此后逐年下降,到2016年仅为940.0亿美元,几乎回到2008年的水平,年均减少7.7%。其主要出口产品为水产品、热带水果、咖啡茶叶等饮品、蔬菜等,主要进口产品为粮食产品、畜产品等能够满足营养需求的食品。在全球农产品贸易中,出口产品高度集中在初级加工农产品和园艺产品,占非洲农产品出口总额的70%以上,而且份额还在不断上升。进口农产品主要集中在粮食和油料产品上,占到近年来农产品进口总额的40%以上。
近几十年来,全球农产品贸易处在不对等关系中。究其原因,一方面,发达国家的农业生产已进入现代化大农业生产阶段,利用WTO等国际贸易规则为跨国粮食扩张披上合理外衣,通过巨额农业补贴向发展中国家进行农产品倾销,实现农业结构优化的外部转移。另一方面,跨国粮食巨头在全球农产品贸易中进行资本化运作,通过控制加工、仓储、物流等关键环节实现了从种子到餐桌的全产业链控制和经营,在一定程度上垄断了农产品国际贸易,使得发展中国家的农产品生产者价格和世界消费者价格高度不相关,发展中国家的粮食自给能力逐渐减弱,处在现代农业产业链中的低端环节,农业的现代化转型难度较大。
非洲农业贸易结构较为单一,农产品的国际需求弹性较小。以埃塞俄比亚为例,其农产品出口只有咖啡豆一种主打产品。农业贸易结构的单一性使其外汇收入来源十分脆弱。外汇收入压力削弱了非洲国家进口资本品及一些日常必需品的能力,而进口中粮食作物的比重又高,在全球农产品贸易中处于不利地位,非洲产业结构的优化升级落后于世界产业结构优化升级的速度。绝大多数非洲国家的财政收入对关税依赖度较高,农产品作为对外贸易中较为重要的一方面,其劣势地位加剧了非洲政府财政收入的锐减,增加了非洲农民的隐形失业率,延缓了非洲国家的减贫进程。
二、非洲农业发展的问题
在过去十多年中,非洲农业的增长率一直维持在3%-4%,但是这个数字并不能必然带来非洲减贫和社会经济的转型。究其原因,首先,非洲人口的增长率一直处在3%左右,大部分农业增长会被人口增长消解。其次,由于非洲国家人口主要生活在农村,非洲农业劳动力增长率大约维持在3.5%左右,所以农业增长率相较于农业劳动力增长是相对不足的。因此,要实现有效减贫和经济社会转型,非洲需要更多的农业增长率。但是,非洲农业发展的问题出在哪儿呢?
第一,非洲国家的农业生产普遍面临加强农业基础设施建设的问题,如农田排灌设施、农村电力、农村交通等落后。非洲农业生产方式较为落后,农业生产要素投入不足,加工能力不强,造成农产品生产增值链条短,产品附加值偏低,这与非洲自殖民时期以来成为殖民者经济延伸的历史有很大关系,非洲没有形成完善的生产体系。
第二,非洲农业科技投入亟待加强,农民缺乏实用性农业技术。在非洲从事农业研发的机构仅400多家,农技推广人员数量少,学历不高,无法满足农业生产过程中农户对技术的需求。
第三,非洲农业的发展战略在政策引导、组织推动方面需要加强。尽管非洲国家强调农业发展的重要性,但是在方向和策略上有待商榷。首先,农业发展高度依赖公共财政支出,但非洲在全球贸易中的劣势地位导致财政收入用于公共支出的能力较为有限。其次,政府没有建立起与农户之间的互动机制。政府没有发挥组织动员力,采取激励机制调动农民提高产量的积极性。在缺少现代化基础设施和灌溉条件的基础上,未能培育起劳动密集型的农业生产方式。
三、非洲农业发展的出路
非洲国家在短期内尚不具备实现农业现代化的条件,但是并不意味非洲农业发展和减贫就没有出路。
第一,重视粮食作物的生产。非洲农业发展的历史使得很多非洲国家一直以来将最好的土地、大部分水利设施、资金、劳动力、化肥和农药用于发展经济作物,轻视粮食作物生产。因此,非洲国家政府应该加大粮食作物的种植比例,一方面改变农业生产结构的单一性,减少对国际农产品市场的依赖;另一方面提高粮食安全水平,缓解饥饿和贫困。
第二,建立连续性的农业政策体系。虽然很多非洲国家制定了本国的农业发展战略,但是农业政策的执行力度较为有限,因为非洲国家本国经济的发展不充分和对外高度依赖造成了农业发展资金匮乏。政府可支配的财政收入严重不足,又面临债务危机,使得很多农业政策无法得到实施。因此,非洲国家要根据本国农业发展的优先序,确保资金优先投入农业发展的基础性产业,建立动员农民投资农业基础设施建设的机制。
第三,加大要素投入力度提高农业生产力。非洲撒哈拉以南地区可种植土地面积超过7亿公顷,即使在不增加单位面积产量的前提下,通过提高可耕地的利用率,就可以极大地缓解非洲的粮食紧张局面。因此,向非洲土地追加投入的比较利益很高,可以从最小程度地应用技术创新入手,比如给农户提供肥料,如果投入水平得到增强,农民还能够接受培训,那么土地能够释放更高的可持续发展潜力。
第四,提高小农的农业生产效率。非洲大陆以分散性小农为主体,农业以外的生产部门发展更为缓慢,而小农的家庭生产模式相对单一,使得家庭生计较为脆弱。如果遭遇自然灾害,家庭的应对能力就会更加薄弱。非洲没有孕育和创造出其他的就业机会,农业几乎是增加收入、维持生计的唯一途径。因此,从微观层面,应该从如何采取正向激励措施入手,改变小农的传统农业生产习惯,增强小农的抗风险能力,通过农业的发展取得持续的减贫效果。
第五,充分用好外部投资对农业的促进作用。根据《外国直接投资市场》(FDI Markets)发布的《2017年非洲投资报告》,2016年非洲获得外国直接投资923亿美元,同比增长40%。从投资领域来看,房地产、能源、新能源、交通运输和仓储物流位列前五位。非洲国家进出口贸易中交通成本占出口成本达20%。因此,可以利用非洲的资源、土地、战略等优势加强与其他国家的双边农业经贸投资合作,争取外部投资对农业的倾斜力度,带动农业增长点。
实际上,非盟及非洲国家已经认识到农业对于非洲发展的重要意义,在非盟《2063年议程》中强调了农业的重要性。但是,如何发挥政府在农业发展中的作用,如何提高土地生产率和劳动生产率,非洲依然面临很多挑战。未来,非洲农业发展要充分建立在本国实际情况和需求基础之上,对于外部经验的引进要加以鉴别,并根据实际作出适当改造。